Wednesday, 18 November 2009

闲着的人还真多

一个月前,因为新家要油漆,小装修,
我们得付RM500给管理层EN ZUL当作是装修押金。
等我们的装修工程完毕,
把所有的垃圾都清理干净就会把支票归还。

我们的装修工程已完毕了一个月,
却迟迟没办法取回押金。
最可恨的是管理层说好了不会兑现支票,
却没有遵守承若把支票兑现了。

说辞更是反反复复,
打电话追问En Zul时,却被告知押金暂时没办法归还,
因为有住户投诉, 要我们依照楼层的颜色,
把家门前的墙壁由白漆涂粉红漆。

岂有此理,是谁吃饱饭闲着没事做啦!
既然酱鸡婆,连这些不碍事的事情都要插一脚。
我们涂的只不过是白漆又不是五颜六色。

我们隔壁邻居的墙壁不也一样是涂白漆?
我们涂白漆又何错呢?
罪加一等的是她也是管理层的会员。
为什么偏偏她就没事?对我们就诸多挑剔?
我们才刚搬进不久,早出晚归的,
邻居都没见几个,我们到底招惹了谁啦!

一番争论过后,EN ZUL最终妥协了,
说好了两个星期前会把支票放入我们家的信箱,
结果一等再等,却等到了管理费的账单,
要求付三个月的管理费。真的有够扯。
啊姨说,一天收不回押金, 都不要付管理费。
管理费就当作是在RM500押金那边扣个半年。

这样子熬也不是办法的,
既然管理层的会员没办法办事,
我就唯有找上管理层执行长了。
结果说词和EN ZUL的一样,
因为有住户投诉, 要我们依照楼层的颜色,
把家门前的墙壁由白漆涂粉红漆。
再说就是要等十一月十五日,
开会过后再让我们知道结果。

昨天也不知行什么好运?
被大妹在警卫亭逮到了管理层执行长,
终于成功取回了RM500装修押金。

这件事让我见识到了我们的楼层住了些小人。
还有管理层的说话不算话。
日后要多做防备。

5 comments:

kawazoe.ivy™ (:* said...

她肯定是吃飽飯等屎嗬,又或者是荷爾蒙失調...
醬的人,應該得罪人不少,我們等著瞧那間屋子的墻變紅色,那么那間家肯定是她的jor.... XD

Bilbil said...

可能是管理员自圆其说。
是他们迟迟不把支票对还的借词。。

sock peng said...

没办法
management就是这样的
拖拖拉拉
习惯就好

sock peng said...

没办法
management就是这样的
拖拖拉拉
习惯就好

Irence said...

Bilbil,
我妹也是酱说。


sock peng,
是啊!习惯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