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1 September 2007

久违的麦牙糖



今天Amy Lim给了我和妹妹每人各一枝麦牙糖。"麦牙糖"这三个字真
的很令人怀念。记得以前每次经过茨场街大众书局门口总会看到那位骑着
脚踏车的老啊伯,坐垫后方摆放着一大盆令人垂涎三尺的叮叮糖。此外,
还会挂着一些麦牙糖和姜糖。

老啊伯不停的在敲打手上拿着的两枝铁棒,非常有趣。每次都会被哪叮叮
当当的声音吸引过去,我可是他的米饭班主哦!看到必定会买。

真的好久一段时间没有诳茨场街了,不知老啊伯是否还有在卖?比起麦牙糖,
我个人比较喜欢吃叮叮糖和姜糖,因为不会象麦牙糖般沾牙。说起来,
这门生意只有老一辈的在做,而且还是少之有少。恐怕有一日,叮叮糖,
麦牙糖和姜糖将会象恐龙般消失匿迹。以后要吃可难咯!

6 comments:

遥望天狼星的我 said...

小小的...
应该不容易吃腻吧?

Irence said...

遥望天狼星的我:
应该吧!好久没吃麦牙糖了,已经忘了它的味道。

维雄 said...

记得小时候,苏丹街大众书局总行的外面有位老伯在卖当当糖,应该就是姐姐说得那位吧?

irence said...

维雄:
原来那条街叫苏丹街哦!小时候我没诳那头,我是初中才开始诳的。看来你的年龄比我大一圈哦!哥哥。

Fishymoonie said...

好久没吃这个了..好怀念的.

Irence said...

Fishymoonie :
因为这类糖很少看到。如果不是朋友请我吃,我真的不会想起。